人活着就是为了小太阳

薄明之原(章一)



00

赠你。



01

叶修捡到一颗蛋。

龙蛋。

那颗蛋有着乳白半透明的外壳,顶端是一圈一圈细小繁复的金环。叶修凑近些去看能看到里面那只龙翩浮不停的,类似鸟类尾翎般柔软的龙鱗。

它半埋在湿润的红土里,鲜艳的泥血沿着蛋壳上的图腾蜿蜒开,越上越浅,最后仿如被截断一般只余一丝淡红。

这是一片深厚广袤的土地,东方临海处如同脊骨一般盘亘在大地上的黑色山脉里,常年流淌着炙热滚烫岩浆。

而溢出的炽热的熔岩经与空气和大地,化成温软的红色泥土。原本嗜杀生命的存在,一夜之间便成为孕育万物的温床。

绿水黑山,倾伏侧听或是用手掌贴近红泥,便如同抚上这片大地心冠上粗壮的经脉,掌心里沁满沉重却缠绵的搏动。

这是片丰饶美丽的土地。

叶修吸了一口他那杆雕花琉璃烟枪,然后用烟杆去敲那颗蛋,敲了几下蛋壳就开始慢慢变色,然后越变越红。

哦,生气了。

叶修懒洋洋地吐了嘴里的一口烟。他凑近了用指尖研磨蛋壳顶端,幼龙的龙麟极速翻腾了几下,然后一只紧闭的眼睛突然浮了出来。

小小的龙似乎是感受到了叶修指尖那丝细小的温暖,他慢慢苏醒过来,隔着半透明的蛋壳忽然睁开一双湛蓝的眼睛。

叶修多年前去过极北之地的海,那片海被冻在千年来未曾消融的薄冰下,海面上徐徐冒着冷白的气,凝固的海水是种极其冷冽清寒的颜色。

他本以为此生无缘见那片海融化的模样,此刻却有幸在一只未出生的龙眼底看到了那种波光粼粼壮阔无垠的美丽。

叶修换了一只手拿自己的烟枪,用指尖轻轻点幼龙映出眼睛的那块蛋壳。他的指尖一伸过去幼龙就飞快的合上眼,过一会儿又小心翼翼的睁开。

多来几次那小小的龙似乎有些恼怒,不停摇晃着自己想避开叶修的手指。只是他那双眼睛大且圆,眼尾还收得尖尖的往上挑,再如何发怒也只觉得他在无力的挣扎。

叶修看那颗圆滚滚的蛋在泥土里挣来挣去,从喉咙里滚出一句轻笑来。

蛋壳就又红了。

幼龙再多晃几次叶修就看出他其实是被身下厚重的泥土困住了,他应当是从高处一路滚下来,然后被埋在土里动弹不得。

叶修用手去探了探龙蛋底部,温度尚还未降低。但入夜以后这片大地同样残酷。蛋里的小东西会因为极速下降的温度被活活冻死。

他雪白的蛋壳会渐渐失去光泽,然后慢慢变黑,最后被风吹裂留下半个碗儿似的碎壳和一具小小的尸体。


02

叶修临走前把那颗蛋从土里挖了出来,摆在地上前还好心为那幼龙拍了拍满蛋壳的红土。

接着他就转身走了,留那颗蛋孤零零地待在原地。

走了没多远叶修就听到身后传来咔咔的响动,他斜斜地往后扫了一眼,只见到一颗蛋咕噜噜的滚到了齐膝的草丛里。

就好像以为叶修不知道他跟着他似的。

叶修只是笑笑,偶尔停下来坐在一块巨石上叼着他的烟枪抽两口。

他故意走得更快,听着身后的咔、咔、咔,变成了咔咔咔咔咔。最后他猝不及防地停了下来,那颗蛋跌跌撞撞地滚到他跟前,累得壳都绿了。

叶修觉得这小玩意儿有些好玩,蹲下来又用手指抵着顶端把他搓来揉去。蛋立即就抖了几下挣开了叶修的手,但他立即就被叶修故意喷过来的一口烟熏得满地打滚。

最后叶修让龙蛋滚到了自己怀里,他半坐在地上,一手执烟一手搂蛋,眯着眼睛想自己还有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养大一只龙。

这片土地刚从冰封的寒冬里复苏,植物在渐暖的空气里疯长,但其实里面都还夹着冰渣子。

龙蛋的蛋壳极其坚硬,不畏惧任何外力所致的伤害,只是独独怕冷。

这颗蛋倒也算得上好运,竟然能直接滚到黑山流出的火山灰里。那座神山连身体里的流出的每一滴残渣都会守护着龙族,否则在等叶修发现他之前,他便会在那片旷野里冻死或被天敌吃掉。

龙的确是最强大的存在,但他现在还是个蛋。

那颗蛋大概是被累坏了,叶修想到他刚才咕噜噜的努力跟在自己身后就觉得这个小东西可爱。

不过他现在非常老实,窝在他怀里一动不动。龙其实也非是和其他生物有太多不同,最多也是更强大些,一旦贴近温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黏上去。

叶修垂着眼睛打量他,蛋在不动的时候是很难分辨他们是在睡觉或只是在发呆。叶修想着先前他发出咔咔咔咔咔的烦人声音,便觉得这个活泼的小家伙大概并不是会愣着发呆的类型。

他用掌心的温暖去贴着外面碰触不到体温的那块蛋壳,静静的贴一会儿便能随着逐渐融合的呼吸感觉到里面那个小家伙发出的呼吸。

其实那是种类似震颤的脉动,平稳而柔软的不像话。

叶修猜这个小家伙之前大概也受了不少苦,否则不会一钻到他怀里接触到他的体温就睡熟过去。

一头龙,若是未被亲吻便不能降生。他突然想到这片土地上千年来未曾断绝的传说。

叶修想到他那双湛蓝的眼睛便能推测出他长大后会是一头多漂亮的龙,若是不能出生,实在是太过可惜。

他用手指摩挲着蛋壳顶部那些细密的金环,懒散的目光突然变得专注。

接着叶修一俯身,轻轻吻在他那温暖的蛋壳上。他怀里安静多时的蛋突然就一颤。

最后叶修睁开眼看他时,

发现他的蛋壳变粉了。



Tbc.

评论(51)
热度(2514)
  1. - 卡戎少言 转载了此文字

© 少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