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着就是为了小太阳

好吧...你来写

执笔未遂


我的故乡是一片贫瘠的土地。

近处是树与山,远处是海与川。

春夏不见繁花硕果,秋冬只余怒雪狂风。

去年深冬,我回到久别的故乡,参加兄长的葬礼。

第一夜

兄长离世并非因为意外或突发事件,他被绝症折磨已久,经历大大小小几番治疗后,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冬日离开了他的家人。

那一天是极冷的,母亲哭泣的声音隔着电流,如同一道寒冰冻住了我的脚步。我曾在兄长离世的前几天日日心悸,而到他真正离开的那一天,我大脑空白,内心死寂,在归家的航班上长久沉默着。

我辗转到家,母亲已经平静下来,在灵堂里看到我,便轻轻拍了拍兄长的手,说哥哥,弟弟回来看你啦。

兄长的手背上还残留着青紫色的注射痕迹,那个病到了后面,疼痛使他整夜整夜无法入眠,只能依...

欧皇


荣耀最近出了手游。

刚开服,君莫笑正在限时up。红衣银甲的俊美战神,身后仿佛黑夜与黎明交辉,大风与涌云汇聚,一戳他还会目光流转着抬头微笑。

实在是骗氪至极。

叶修也有自己的账号,他礼节性氪了一单,出了一堆三星小号。白看了半天气势磅礴的召唤特效,连君莫笑的衣角都没摸到,于是他在截图发了一个自嘲非酋的朋友圈之后便飞快地将这件事丢在脑后。

接着,他在怀里放了一把猫粮,像往常那样出门去找熟识的那只猫。五月底六月初,似乎是各高校陆续进入期末月的时间了。叶修认为自己也应该加快速度了。

或许是最近天气渐热的关系,附近的人流量有着明显地减少。叶修从街角转过去,便顺利地找到了那个顶着太阳发传单的人。

叶修蹲下来把口袋里的猫...

不管什么都强行要一打的,被阿月惯坏的我。

⬆️特典图

阿枫画的,这个好像之前数量比较稀少,流传度不高,我发一下。



阿枫=+KAEDE+(。

另外本子和特典都不限量,库存300…就,应该差不多吧,没了再补。

Dream Odyssey

删了一段



叶修并不能够那么确切地记得黄少天少年时的模样。

黄少天那时候还待在蓝雨的青训营,或许个子还很矮,因为突然进入了陌生的环境而喜欢跟在老魏身后,亦步亦趋如同跟随着一位年轻的父亲。他那时同自己说话还需要仰起头,也穿着统一的预备队员服,却不像其他成长期的少年那般有种病态的瘦削,臀部甚至能将宽大的训练服撑出一个圆润的轮廓来,手臂和小腿都是柔软的,没有任何一块骨头尖锐突兀。

后来叶修将其归结于他那个格外纤细的体格,以及他一顿饭可以吃两个自己那么多却不长骨头光长肉。老魏常常在他吃饭时逗他,问:少天今日食左几个叶修?

黄少天从碗里抬起一张雪白的脸,嘴唇被汤汁烫得鲜红,弯着眼睛直笑嘴里却被撑得说不出话...


1&2、特殊掉落,大概类似隐藏特典。

3、翻开dearest的扉页久违地感觉到了一点爱。

4、all,my枫有几张排版特别好看。

以及后续
我:我的小海豹呢?
阿枫:?!?!?!?!
我:我的小海豹呢?
阿枫:靠靠靠和yellow一起忘了装!

好说,阿枫太太,我要一个兔耳周。

芽初(柒)

时隔多年,王杰希再次被剃了光头。

他皮肤白皙,以至于久不见天日的头皮显露出一种血脉纵横的青色。他的病床紧靠窗边,日光在短暂的稀薄后逐渐变得厚重起来,而他却一如既往地安静而苍白着,仿佛一动不动便能嵌进那片糊白的墙壁中。

黄少天办好入院手续,抬脚走进这间单人病房时便刚好看见王杰希闭着眼睛坐在那片晨光里。或许是因为失去了那头过分柔软的头发作为遮掩,他的五官也早已褪尽了少年时的清秀,只徒留那份冷淡,此时再见只觉他精致英俊得近乎凌厉了。

王杰希似乎听见了有人靠近,便略转了头去看。窗外那点阳光似乎成了助力,让他侧脸的轮廓融化得模糊不清。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靠近他,脸上挂了副兴师问罪的表情,脑子里却难...

芽初(陆)

“如果是我?”黄少天停顿了一下,却并没有立即回答他。

而王杰希显然没有逼迫黄少天的意思,见他迟疑也并不在意。王杰希站起身,从黄少天身边经过时伸手在他头上一揉,便离开书房回了自己的卧室,只是从头至尾没有抬眼看他。

黄少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重新坐回去,把手上刚翻了几页的那本武侠慢慢地看完。

凌晨一点,原本这个时间并不是黄少天通常的睡觉时间,但是中午回家后他并没有补眠,以至于这时便早早地觉得困倦。王杰希的文字锐利而磅礴,并且极大地影响了他。困倦却难以入睡,这并不常有的状态使他罕见地焦躁起来。

他闭上眼睛,便有一个面目模糊的少年对着虚空吼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滚开。虚空里传...

芽初(伍)

七月初,小暑。

夏季几乎每晚都有一场暴雨,第二天云层如果厚重成翳,空气里便会充满一种沉甸甸的闷热。云层如果被阳光撕裂,天空便会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明亮。

上午十点左右,王杰希被打扫卫生的阿姨按门铃的声音吵醒过来。或许是因为生物钟突然被打乱的缘故,他在床上呆呆地坐着,大脑里白茫茫的一片,眼前天旋地转。

门铃声又响了一遍,他才突然回神,起身穿上衣服去开了门。

“嗯?刚起啊?”阿姨熟门熟路地换了鞋,把清洁工具放到鞋柜上,回头对王杰希笑了笑。

“抱歉,我们收拾一下就出去。”

王杰希的房子大约一个月大扫除一次,他和家政公司签了一年合同,他和阿姨彼此间并不十分陌生。他准备去叫黄少天起床,途径自...

© 少言 | Powered by LOFTER